蜂蜜在摩洛哥:來自荒野裡的那口甜

 

這世界上,同時在大西洋與地中海皆擁有海岸的國家只有三個:法國、西班牙跟摩洛哥.
特殊地理位置讓摩洛哥以山脈與沙漠這兩種地形著稱,加上舒適宜人氣候,豐富的野生物種、多元自然地貌與植物多樣性,被視為是蜜蜂的天堂,為摩洛哥養蜂業提供巨大潛力,國內生產多種珍稀蜂蜜.
雖然養蜂並非國內第一大產業,依然扮演重要的社會經濟作用,蜂蜜的生產能有效地對抗貧窮、提供就業機會,並供應國內市場所需.

一、〈蜂蜜在摩洛哥〉

摩洛哥人完全了解各項蜜蜂產品的好處:蜂蜜、花粉、蜂王漿、蜂膠、蜂蠟和蜂毒,《古蘭經》亦常提到蜜蜂與蜂蜜的種種好處,在物資不豐的時代,蜂蜜不僅是重要的補品,更作為調養身體的藥物之用.
在摩洛哥,蜂蜜被視為是待客高級品,放一碟蜂蜜在桌上,顯示對客人的尊敬與歡迎.
摩洛哥每年生產大量蜂蜜,椰棗、百里香、迷迭香、大戟、角豆樹、杏仁、薰衣草、苦橙、橙、桉樹、金合歡與其他較常見的蜂蜜.
摩洛哥蜂蜜是世界上最貴的蜂蜜之一,尤其以四種特殊蜂蜜聞名國際:百里香蜂蜜、桉樹蜂蜜、椰棗蜂蜜與大戟蜂蜜,另外橙橘蜂蜜、角豆樹蜂蜜與迷迭香蜂蜜亦相當出名.

每年蜂蜜收成大約在五月大麥收成之後,將整個蜂巢取出後,現場處理,放在鑽孔的陶器裡擠壓,讓液態蜂蜜流到有釉面盆中作保存.
摩洛哥的傳統養蜂及現代科技養蜂並存,目前並無確切數據可知養蜂業狀況,民間估計蜂蜜年產量應只有四千五百公噸,但摩洛哥官方宣稱目前為五千三百噸,期望2020年可達一萬六千噸,每年個人平均消費量為三千克,而摩洛哥每年進口的蜂蜜量達兩千噸.
事實上,摩洛哥蜂蜜年產量偏低,國內需求量高,齋戒月期間,對蜂蜜的需求更是大幅提高,國內生產遠不足所需,長年以來,一如法國,摩洛哥向來是蜂蜜進口大國.

然而在摩洛哥公路旁以及鄉間,有許多自稱蜂農的偽蜂農,四處兜售裝在塑膠瓶裡的蜂蜜,宣稱是亞特拉斯山的蜂蜜,事實上是廉價進口貨,分裝後,用來欺騙消費者.很多摩洛哥人認為這些裝在塑膠瓶裡的蜂蜜跟超商裡那些工廠化且裝在玻璃瓶裡的蜂蜜更好更道地也更便宜,卻不知自己買到進口廉價貨.

雖然法國養蜂專家普遍認為摩洛哥蜂蜜生產潛能極高,甚至遠高過法國,無奈殺蟲劑殺死太多蜜蜂,加上蜂農專業訓練不足,需要以更聰明、更有效的方式來生產.

二、〈蜜蜂在摩洛哥〉

摩洛哥有三種常見的蜜蜂品種,主要以顏色來區分:黑色的Apis mellifica intermissa與Apis mellifica major,以及被稱為「撒哈拉蜂」的金黃色Apis mellifica sahariensis.
前兩種黑蜜蜂則天生侵略性強,群體性強,近年因為蜂種選擇不力,蜂蜜產量逐年下降.撒哈拉蜂只佔摩洛哥土地的三分之一,主要分布在撒哈拉以南地區,以性格溫馴著稱,能完美適應乾旱地區的炎熱與惡劣條件,環境再艱困,依然能有令人滿意的蜂蜜產量.

撒哈拉蜂是摩洛哥三個主要蜂種之一,與塞浦路斯及小亞細亞蜜蜂同種,有可能是兩千多年前由猶太移民引進.
撒哈拉蜂生活在摩洛哥南部,特別是Tafilalet一帶,該區平均海拔約七百米,位於高阿特拉斯以南,與阿爾及利亞邊境及撒哈拉沙漠接壤,散落河谷澆灌出的棕櫚樹園,種植大量作物.
Tafilalet已接近沙漠氣候,日夜溫差大,空氣乾燥,冬季寒冷,夏季日溫可達四十八度以上,當沙塵暴來襲,所有活動都得停止,另外還有週期性發生的蝗蟲災,造成嚴重農損,偏偏所有毀滅蝗蟲的手段,都會同時傷及蜜蜂.
為Tafilalet蜜蜂提供資源的,首先是椰棗樹與樹種果樹,玉米和大麥是人類食物來源,紫花苜蓿和各種豆類餵養牲畜,沿著道路種植的,是桉樹和檉柳,在廣袤沙漠地帶上有虎尾草、帶刺植物與三葉草等,維持蜂蜜一定產量.

高亞特拉斯山就像個天然屏障,阻隔撒哈拉與摩洛哥其他區域,連帶阻擋Tafilalet的撒哈拉蜂與北部其他蜂種混種,讓撒哈拉蜂保有自己的特性,很能適應綠洲自然條件並繁衍至今.
Tafilalet成了摩洛哥撒哈拉蜂的搖籃,隨著駱駝商隊,沿著高亞特拉斯山脈,朝大西洋的方向前進,來到了Souss低谷,遇見其他兩種性格非常具有攻擊性的黑蜜蜂,產生了生命力強、多產且較不具攻擊性的雜交種,雄蜂與蜜蜂都是黃紅色,只有蜂后是淡黃色肚子,黑色的背。

撒哈拉蜂可飛到極遠的地方覓食,甚至可以離蜂巢八公里之遠,生產的蜂蜜與花粉都較多.
Tafilalet的養蜂人將蜂巢安置在自家厚牆上,蜂箱尺寸較小,高約二十公分,寬約二十五公分,深則約有五十公分.由其中一塊木板可移動的木箱做成,或者由蘆葦條編織成,外層塗抹混合糠的黏土,然而此種蜂箱尺寸有些太小,空間不足以容納蜂后正常產卵,也造成工蜂極度窘迫.
蜂箱上,設有活動式小孔,大小只容許蜜蜂進出,將其他昆蟲,尤其是大甲蟲阻隔在外.但因蜂箱設計不良,內部空間太小,蜜蜂窘迫地住在一起,蜂蜜儲存量不高,產量低,到了夏季,蜜蜂容易死亡.
在氣候、棲息地與食物來源種種艱難條件下,反而自然篩選出生命力非常強的品種,其特點與其他蜜蜂不同。

 

三、〈讓農民為蜜蜂服務〉

一個由聯合國主持並資助的國際昆蟲保護實驗計畫已在摩洛哥展開,藉由吸引授粉昆蟲,來達到農獲量提高並防止昆蟲數下降的目的.
在地中海國家裡,摩洛哥的生物多樣性非常具有代表性,同時也是地中海盆地授粉昆蟲存在最多樣化的國家之一,加上政治穩定,適合在此實驗,但須採用新技術.
該實驗計畫的方法是在田裡種植各種能吸引授粉昆蟲的花卉,例如在一排茄子之間,種一排花,如此可以吸引授粉昆蟲,提高作物收成,.
這是一個同時面對環境與經濟的挑戰,嘗試的田園包括蘋果、櫻桃、南瓜、甜瓜、茄子與番茄,以及香菜或茴香等香料.
目前摩洛哥全國有一百五十塊農田參與此計畫,效果顯著,未來亦即將在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埃及、巴勒斯坦、約旦和土耳其等六國進行.
全球百分之八十的作物需要授粉媒介才能正常生長,然而超過三分之一的物種受到威脅,百分之四十的物種正在衰退,集約農業、農藥和氣候變化影響了昆蟲特別是傳粉媒介的生長。根據科學家說法,有一半的物種將在五十年內滅絕,百分之百的物種將在一百年內滅絕。

四、〈阿任的個人觀察與經驗〉

生活在摩洛哥,很難想像國內蜂蜜生產不足,需要靠進口來滿足全國所需,許多摩洛哥甜點都號稱用的是蜂蜜,即便在小雜貨鋪,都可以買到塑膠盒裝的廉價蜂蜜,但我常懷疑那不是蜂蜜,而是糖漿,畢竟價格實在過於低廉.

在摩洛哥大小市集與慶典,亦可見蜂蜜店家擺攤,可見摩洛哥人對蜂蜜的愛好.

然而得知摩洛哥進口相當多廉價蜂蜜來混充國產蜜,依然十分震驚!尤其在外旅遊時,常可在公路旁或停車場遇到疑似蜂農的人前來兜售蜂蜜,他們通常衣著襤褸,號稱帶著自家生產的蜂蜜在路邊兜售,這些蜂蜜都裝在寶特瓶或塑膠罐裡,沒有任何標誌.
在亞特拉斯山,這種賣蜂蜜的人尤其多.
有時為了取信於人,小販會自稱是蜂農,捧著一盆裡面還有蜂蠟浸泡在裡面的蜂蜜給客人看,表示這是真正的蜂蜜,但實際上給客人的,是旁邊裝在塑膠瓶裡的蜜.
我跟貝桑常遇到小販兜售蜂蜜,而且每一次都宣稱這蜜來自亞特拉斯山,但我跟他從來不確定這些蜂蜜是真是假?卻也買了幾次,貝桑常要議價,我總傾向原價購買,畢竟如果這罐是真正的蜂蜜,付出這樣的價格也是合理,更何況蜂農生活不易呀!這種蜂蜜通常沒有啥特殊味道,貝桑比較在乎的是這是不是真正的蜂蜜?抑或是糖漿製成?但因為都買了吧,總是告訴自己,這是真正的蜂蜜.
此時知道這些蜂蜜其實是進口廉價蜜,內心衝突更在於我願意支持這些蜂農,主要在於珍惜蜂蜜也疼惜蜂農工作不易,但其實卻是被欺騙,助長了詐騙行為.

也曾在超市買過蜂蜜,價格高些,但只要是真正的蜂蜜,價差本來就不是問題.
我買了幾次,送貝桑媽媽,蜂蜜至今被視為是很好的禮物,是珍貴補品.

在摩洛哥鄉間曠野,不時可見養蜂人放置的白色蜂箱,當我在撒哈拉也看見蜂箱時,當下頗為詫異,有些難想像在這麼偏僻荒蕪的地方,也能讓蜜蜂生存,甚至生產蜂蜜.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中國商家如何吹噓撒哈拉蜂蜜的神奇療效,倒沒啥在意,有一回,無意間在撒哈拉遇到一位蜂蜜小販,是貝桑朋友,我買了一小瓶回來試試,印象很深的是,小販的蜂蜜裝在大寶特瓶裡,我說了自己想買的金額,他就拿出一個乾淨的小寶特瓶,當著我的面,將大寶特瓶裡的蜂蜜徐徐倒入小寶特瓶中,沒有成分標示,亦沒有包裝.那瓶撒哈拉蜂蜜的味道還不錯,裡面有些結晶,吃了很久,才終於吃完.

有一回,我在撒哈拉荒野做田野調查,很偶然地受邀到一戶遊牧民族人家裡作客,男主人除了牧羊,另外還在帳篷旁邊安置了蜂箱,收集蜂蜜,男主人的媽媽裝了一碟裡面還有蜂蠟的自家蜂蜜給我嚐嚐,吃法是蜂蜜混橄欖油,直接沾麵包吃,那蜜嚐起來,的確很甜,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咀嚼蜂蠟,赫然明白「味如嚼蠟」從何而來.
對哩,蠟是真的完全沒有味道,蜂蜜才是甜的!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