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人而危險的女精靈,Aïcha Kandicha

在摩洛哥以及阿爾及利亞西部,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女性鬼靈故事,Aïsha Kandisha,不僅眾所周知且流傳已久,聽者聞風喪膽,在遊牧民族以及半遊牧民族裡,流傳尤廣.至今在摩洛哥仍有人信誓旦旦地說自己遇到這邪惡女靈,她的故事也成為大人威脅小孩乖乖聽話時的妙方. Aïcha Kandicha,亦稱Aïsha Kandisha、Aïcha Qondicha、Aïcha So...

〈北非猶太系列〉電影《北非諜影》沒有演的猶太難民

最近澳媒揭發的共諜案在全世界鬧得沸沸揚揚,適逢台灣大選前夕,愈發引起關注. 說到間諜,二戰期間,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加曾是著名的情報交換中心,國際間諜往來活躍,好萊塢經典名片《北非諜影》(Casablanca)即以二戰時的卡薩布蘭加為場景,描述在戰時納粹壓迫下,所發生的一段淒美愛情故事. 《北非諜影》(原片名:Casablanca)於1942年11月26日在紐約首映,得到極大迴響,更是史上不朽的經典電影之一,全片雖在好萊塢攝影棚拍攝,卻讓卡薩布蘭加成了遊客來摩洛哥必造訪的城市之一,甚至創造一個新的景...

〈北非猶太系列〉殘酷的反猶蘇丹Moulay El Yazid

相對其他國家,摩洛哥社會對猶太人相對寬容,穆斯林與猶太人和平共存數個世紀,尤其Alaoui 王朝在十八世紀取得政權以來,以對猶太族群特別寬容與關照而聞名,甚至提拔數位猶太人當王室顧問. 在Alaoui 王朝歷任蘇丹中,只有Moulay El Yazid(1750-1792)反其道而行. Moulay El Yazid(1750-1792)是摩洛哥Alaoui王朝第六位蘇丹,在位僅兩年(1790年至1792年),卻滿手血腥,以其瘋狂殘酷...

〈北非猶太系列〉Mimouna,誕生於摩洛哥的猶太節日

摩洛哥不僅曾有大量猶太人居住,甚至誕生一個既猶太又北非的特殊節日,Mimouna,這個宣告逾越節已然結束的節日,因其歡樂氛圍,愈來愈受歡迎,此時不僅傳回以色列,也隨著摩洛哥裔猶太人散居各地,傳到全世界.Mimouna起源不詳,有人認為是為了紀念知名猶太學者Rabbi Moshe ben Maïmon的父親,有人認為Mimouna與和希伯來語 Emouna(信仰)接近,旨在慶祝大流亡時代的結束以及彌賽亞時代的到來。 也有人認為根源來自於Mamon de Mimouna,希伯來語意指「貨幣」,象徵財富,意即在象徵被剝奪的逾越節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富饒與幸...

〈北非猶太系列〉Cheikh Raymond,被當街暗殺的阿爾及利亞音樂國寶

在巴黎學舞,才開始慢慢接觸所謂的阿拉伯音樂以及安達魯西亞音樂,那時聽聞Cheikh Raymond大名,但未多注意,直到此時身在北非生活,慢慢探...

〈北非猶太系列〉在音樂裡思念君士坦丁

君士坦丁位於阿爾及利亞東北部,史前時代已有人居,曾有過輝煌歷史,雖位於內陸,至今仍是阿爾及利亞第三大城. 我曾有幸匆匆走訪這座古城,震撼於她的古老美麗與優雅細膩,從自然地形到人文景觀,無處不是值得探索的人間瑰寶!但因旅遊時間不足,只能短暫停留,只想著哪天還要再訪. 閱讀北非猶太史,無意間從另個角度來理解這座城市,尤其得知出身君士坦丁的法國猶太音樂家Enrico Macia當年在倉皇離開後,再無法踏上...

〈北非猶太系列〉卡薩布蘭加與猶太人

卡薩布蘭加古名Anfa,在阿拉伯語中,意指「山丘」,而第一個柏柏爾社區Barghouata確實位於可以俯...

安達魯西亞古典樂國寶,Abdessadeq Cheqara

先前分享摩洛哥猶太文化種種時,聊到了得土安這座優美如白鴿且深帶西班牙風韻的古老海城,以及曾在那兒活躍的猶太族群. 若談到得土安,便不得不提在得土安保存極佳的安達魯西亞音樂,以及傑出的音樂國寶Abdessadeq Cheqara. 得土安早期居民泰半來自安達魯西亞的摩爾人與猶太人,整座城有著濃濃的西班牙味,安達魯西亞古典音樂在得土安得到很好的發展,出生於得土安音樂與詩歌世家的大師Abdessadeq Cheqa...

〈北非猶太系列〉得土安與猶太人

曾有幸匆匆走訪摩洛哥北部古城得土安(Tétouan),對那白色潔美的西班牙式建築印象深刻,麥地那裏,白色西式樓房以雕像點綴著,藏身於阿拉伯風的麥地那狹小巷弄裡,既非歐洲,也不怎麼阿拉伯,讓得土安成了風格奇特的融合風古城. 那時對得土安一無所知,只覺這個白色城市因不怎麼觀光化而迷人,直到最近開始接觸北非猶太史,才突然從另個角度來理解這座白色城市. 得土安位於直布羅陀海峽南岸,離丹吉爾約六十公...

〈北非猶太系列〉坦吉爾與猶太人

第一次對「坦吉爾」這三個字有印象,來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故事裡,牧羊少年搭船離開西班牙,抵達非洲的第一個城市就是坦吉爾.可那時也沒因此而想多認識這個城市. 在巴黎學舞時,資料亂找著,在我最喜歡的法國畫家Eugène Delacroix的畫裡,看到舞中的摩洛哥猶太婚禮,讓我好生困惑,畫裡的猶太人跟印象中的猶太人相差豈止十萬八千里! 這陣子閱讀北非猶太史,才慢慢解開心中疑惑. 法國大畫家Eugène Delacroix於1832年造訪坦吉爾,留下數幅作品,其中幾幅以猶太人為題.照片上是Eugène Delacroix的油畫作品《Juive 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