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貼文

摩洛哥亞特拉斯雪松與Azrou

  坐落亞特拉斯山旁的Azrou,海拔一千兩百五十公尺,為雪松森林所環繞.亞特拉斯雪松已被摩洛哥視為「國寶」,計畫未來推動生態保護區,希望能將雪松列入UNESCO世界遺產. 〈關於雪松一二事〉 亞特拉斯雪松(Cedrus atlantica),又名「藍雪松」或「銀雪松」,分布於摩洛哥中亞特拉斯、高亞特拉斯以及里夫山區,與阿爾及利亞境內,是北非亞特拉斯山脈特有種,生長在海拔一千五到兩千五公尺的山間,偏愛雨水較足的北部與西部斜坡,高大雄偉,比黎巴嫩雪松纖細,可達三十到四十公尺之高,耐寒,於秋初開花,雌球呈紅黃色,頂部呈扁平狀,松果需三年才能熟...
Continue Reading

國王的騎師與國王的馬

  在人類已經馴養的動物裡,對台灣人來說,馬兒算是相當陌生的一種,飼養門檻高,遙遠的摩洛哥馬術界對台灣來說,完全是一個完全難以想像的世界. 這裡想跟大夥兒分享一個很神奇的人物以及馬的故事: 〈關於Abdelkebir Ouaddar,國王的騎師〉 Abdelkebir Ouaddar是摩洛哥家喻戶曉的騎師,數度代表摩洛哥參加國內外馬術競賽,連連得獎!這個出身微寒的孩子極受命運眷顧,幸運得到皇室協助,又與駿馬相遇,晚期才在高性能運動界取得佳績. Abdelkebir Ouaddar於1962年出生於Marrake...
Continue Reading

淺談馬在摩洛哥

  一個人在山城避暑,再來跟大夥兒聊聊摩洛哥二三事吧! 前來Azrou路上,我跟貝桑在亞特拉斯山區休息,那一處開放給民眾餵食獼猴,森林裡,簡單設置幾張桌椅,有攤販來這兒賣些水果、茶與吃食,也有人提供騎馬服務. 獨自在Azrou城裡散步,在街角發現一輛特殊車輛,約...
Continue Reading

柏柏爾傳統刺青:皮膚上的古老記憶

  前些天,偶然在街上遇見一位柏柏爾老婦,臉上有著美麗紋面,很是驚喜!簡單的柏柏爾幾何符號輕巧地落在額頭、下巴與兩頰顴骨上,非常典型的柏柏爾刺青形式. 散步時,見著接連山下社區的階梯圍牆上約十幅壁畫,其中四幅女性圖像裡,有三幅婦女臉上有紋面,便想整理一下柏柏爾紋面資料,是讓自己對摩洛哥的理解更為深入,也算是小小的分享吧. ──...
Continue Reading

摩洛哥與一夫多妻制

  曾幾何時,網路上流傳著一則「公主與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浪漫童話,說啥摩洛哥國王為了迎娶一位美麗與智慧兼具的平民女子,廢除百年來的一夫多妻制,宣誓一生只愛她一人,這位女子如何顛覆了傳統,堪稱一位「讓一個王朝屏除三宮六院的偉大女性」云云.若不是有人在臉書分享,我還真不知有這樣的浪漫童話在網路上流傳,每當有客人問我此事,眼裡還閃爍著夢幻光芒,我只想反問一句:「你覺得有可能嗎?」 關於王室內部種種,我無從得知,然而第一個廢除一夫多妻制的阿拉伯國家是突尼西亞,於1956年開始實施一夫一妻制,相反地,「一夫多妻」在...
Continue Reading

沙丘上的生命流動

  Merzouga高大瑰麗的沙丘群是吸引世界各地旅客前來的原因,讓一個聚落因觀光產業而誕生在沙漠.然而沙丘群並非僅具有觀光資產的意義,這兒同時更是當地孩子們的玩樂天堂,自然生態亦相當豐富. 不是每個旅客都有那緣分來撒哈拉讓我們帶導覽,不是每個旅客都有機會深深走入沙漠,與我們一同在撒哈拉瑰麗壯闊的美景裡停留,甚至不是每個走上沙丘的旅客都能意識到他腳下踩著的,是諸多生命的原鄉. 是而做了這支影片,我其實不甚喜歡出現在鏡頭前,或者出聲,所以用字幕替...
Continue Reading

開箱文:尋找沙漠裡的一口甘泉

  水是生命的起源,在乾枯荒蕪的沙漠,能否找到充足的水源,便成了遊牧民族能不能在撒哈拉活下去的關鍵因素,也因此,遊牧民族必須知道井在何處,除了自己飲用,也為了能汲水給羊群駱駝喝. 直到現在,遊牧民族在沙漠尋找水脈的方式,依然是相當傳統的,所有尋水工具就只有一項:新鮮帶水的Y型樹枝! 遊牧民族多能判斷什麼樣的地形、土質底下,藏著水源的機率高,尋找水脈時,便就近折下一根還帶著綠葉的青翠樹枝,整理成Y字型,雙手輕輕握著樹枝尾端,將樹枝分叉的方向朝著前方,並讓樹枝與地表平行....
Continue Reading